蔚来巨亏背后:从消费者到供应商皆暗潮涌动

您所在位置 中国华南网首页 > 资讯 > 正文
2019-09-27 12:04:18 和讯名家 评论 字号 繁体中文 关闭 收藏 打印 复制

  来源丨锌刻度(ID:znkedu)

  文丨锌刻度

  记者丨陈邓新 多乐

  两天之内,蔚来汽车对外界玩了一出峰回路转的好戏:先是在9月24日突然取消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,然后在众多质疑批判声与当日股价开盘暴跌中,于9月25日晚又突然重启了电话会议。

  无从知道蔚来为何如此玩了这出戏,但这家国内新势力造车的领军者,显然正在遭遇成立以来的至暗时刻——蔚来2019年Q2财报显示,第二季度营业收入为15.08亿元,净亏损为32.85亿元。

  数据显示,2019年上半年蔚来亏损59.37亿元,2016年-2019上半年,三年半合计亏损403.45亿元,而特斯拉用了15年才达到同等的亏损额度。以此计算,蔚来烧钱速度是特斯拉的4倍。

  巨亏之外,是蔚来缺钱、自燃、裁员、销量下滑等等的负面缠身。而且,这些负面短时间内仍然难以看到改善的希望——9月25日晚的电话会议上,蔚来创始人、CEO李斌就承认,预计蔚来汽车今年毛利率仍会是负数。

  在李斌的计划中,蔚来的自救方式是将NIO Power拆分、独立融资,希望摆脱蔚来输血的同时,以此反哺蔚来股价。根据蔚来最新公开的官方数据,目前NIO Power部署了超过100座换电站、500多辆充电车。

  这种自救方式是否可行?获得的独立融资,能否反哺巨亏400亿的蔚来?

  谁也无法判断。不过,从锌刻度走访的情况来看,在贾跃亭乐视帝国的前车之鉴下,蔚来产业链上的各方,无论是消费者,还是蔚来员工、股东、供应商,已经潜伏着暗潮涌动。

  脑袋有“坑”才会现在买

  “如果重新选择一次,我还是会选择蔚来?”上海王先生是蔚来ES8的车主,平时以市区通勤为主。

  9月下旬,王先生告诉锌刻度:“5月初,蔚来在小区车库安装专属充电桩后,费用明显较低,现在一个月电费220元左右,平均每公里0.1元左右,相比以前开的加油车,省的不是一点半点。”

  不过,从8月24日起,蔚来ES8车主可终身免费换电,此前每次需花费180元,王先生顿时感到专属充电桩有点鸡肋了。而且,他也知道蔚来有一些产品和技术上的问题,尽管蔚来在今年曾自燃超过三次,但这依然没有动摇他,“问题都解决了,还给我们很好的兜底方案,有行业没有的软硬件升级,对蔚来很满意。”

  在外界看来,王先生堪称是一个蔚来汽车的“死忠粉”,愿意与蔚来一起成长,成为蔚来度过至暗时刻的关键依靠。

  不过,相比更多的消费者,王先生显然只是“死忠粉”消费者中的一个典型代表,如同锤子手机“死亡”之后,还有粉丝为老罗呐喊,为锤子流泪。

  其实,对蔚来而言,在安抚这些已购车的消费者之外,真正的问题在于,如何获取新的购买者和粉丝?

  最能表现这一点的市场数据,却不容乐观,蔚来ES8 7月交付164辆、8月交付146辆,而2019年第一季度交付3989辆,第二季度交付3140辆,呈现断崖式下跌。

  根据蔚来的公告,下跌原因主要包括:受4803辆ES8电池召回事件影响,蔚来七月份产量和交付量下降、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、国内乘用车销量持续下滑的市场环境等。

  蔚来的公告显然漏了重要一点,那就是在“死忠粉”之外,市场潜在消费者态度是否有所转变,才让自己的销量下跌严重?

  “你看我是脑袋有‘坑’么?蔚来这么多负面,现在去买蔚来汽车?”9月中旬,多位有意最近或下半年购车的用户对锌刻度表示。

  一位最近计划购车,对蔚来关注许久的消费者就表示,尽管蔚来等新造车企业在性价比、颜值方面都很对自己胃口,但在产品质量方面,自己对新造车企业的技术能力、产品质量存在疑虑。

  武汉魏先生也是其中一员,作为一名互联网公司从业者,他对电动车原本持开放态度。今年春节回老家成都,偶然间坐了一次亲戚的ES8,感觉科技感十足,心水之下,计划今年6月左右购买一辆ES8。

  谁成想,4月22日之后西安、上海、武汉ES8发生3起自燃事件。这件事严重挫伤了魏先生购买热情,迟迟未下手:“家里人反对买ES8,说不安全,还不如添点钱买国产特斯拉。”

  一部分人则是担心蔚来的资金问题。“我周围也有人买了蔚来的,但实际上,他也只是图新鲜。”另一位北京消费者表示:“虽然说目前蔚来的服务、软硬件升级都是传统车企比不上的,但按照目前蔚来烧钱亏损速度,将来一切都不好说。”

  来自新浪黑猫平台的投诉,也从某种程度上,表明消费者意向的转变——据多名投诉者称,他们交了2000元或5000元意向金(编者注:2019年4月1日起,蔚来的意向金金额由5000元下调至2000元),蔚来未按APP规定时间退款。

  事实上,即便是现有车主,对蔚来有多少品牌忠诚度,也值得怀疑——从锌刻度观察来看,在瓜子、优信等二手车网站上,仅仅在北京地区,就有多辆蔚来ES8二手车出售,其中最多里程才1.1万公里,最少的还不到0.5万公里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相比44.8万元到54.8万元的厂商标准价,这些刚跑几千公里的蔚来ES8二手车,降价幅度也出人意料,其价格在34.5万到36.5万元之间,一辆据称今年3月上牌,里程不到0.5万公里的蔚来ES8 2018款基准版,车主报价为35万元,而新车则高达48万元。

  抽身而退的速度,以及蔚来ES8的贬值速度(至少在瓜子二手车网上),相比传统车企更为让人吃惊。

  相比收入,更担心裁员之刀

  “实际上,不少蔚来以前的车主,本来就不差钱,购买就是为了尝鲜,在看到蔚来目前种种不利局面之后,亏损迅速抽身也在情理之中。”一位汽车市场观察人士对锌刻度表示。

  在上述人士看来,蔚来之前的高增长,其实是在消化之前几年累计的品牌(或者说营销)红利,“红利分为两部分,订单红利和流量红利,应该来说蔚来已经消化完毕了,如何建立下一波红利最为关键。”

  下一波红利如何建立,也就是吸引新用户的关注之难,目前感受最深的,可能来自蔚来线下门店。

  首先变化的,是市场艰难后的门店搬迁。以重庆首家蔚来直营门店(也称重庆蔚来全功能服务中心)为例,目前已经从原来的重庆星光天地,悄然搬迁至渝北区加工区2路。

  “核心商圈租金相当贵,对目前蔚来而言,自然是能省则省。”一位知情人士如此表示,星光天地位于重庆人和核心商圈,有众多大品牌入驻。2018年4月,在特斯拉入驻后不久,蔚来也在据特斯拉门店不到100米的地方,开张门店与特斯拉遥遥相望。

  渝北区加工区2路远离核心商圈。9月25日下午,锌刻度到达该展厅,发现整个门面并没有新光天地那么景气,主展厅内各有一台ES6与ES8,以及展厅右侧停放着三台蔚来,销售人员告诉记者,“这个房间将会是蔚来在重庆的交付中心”。

  重庆蔚来全功能服务中心

  从锌刻度进入展厅到离开近1个小时之内,有三四位用户前来体验。其中一位用户向锌刻度表示:“购买倾向不大,因为儿子喜欢所以过来看一下,蔚来虽然服务好但是有点担心这个品牌的存活,过段时间再看看吧”。

  此外,在锌刻度所在时间段内共有4名工作人员。就此次财报事件、9月裁人事件、亏损情况对他们是否带来影响,一位工作人员对锌刻度称:“其实造车行业都在亏损,行业影响暂时来看还不明显。”

  和传统车企销售人员一样,蔚来销售人员仍然是依靠销量的利润“吃饭”。随着交付的大幅下跌,对他们收入的影响,或许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出现。

  不过,相比之下,他们显然更担心的是裁员问题。8月22日,李斌在全员内部信中写道,“按照进一步的精益运营计划,九月底前公司在全球范围内将减少1200个工作岗位,调整后公司的人员规模大概在7500人左右。”

  而在9月25日晚的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,蔚来CFO谢东萤再次表示,年底将减少员工数量。不过,他并未透露裁员人数和具体岗位。

  这并非蔚来第一次裁员。

  此前,蔚来已经进行过一轮1000人的裁员,裁员重点涉及海内外研发、市场等部门,被裁人员以试用期员工为主,签署裁员协议后蔚来汽车补贴一个月工资。

  有匿名员工在知乎透露:“大家都认可裁员,因为组织部门的繁冗,工作重复,人数庞大的连员工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。”

  那么,在海内外研发、市场等繁冗部门调整完毕之后,最新裁员之刀,将落到谁的头上?

  有传统车企业内人士表示,从汽车销售行业惯例来看,没有技术含量、替代性极高、流动性极大的一线销售人员,往往在被“首先调整之列”。

  蔚来重庆展厅内

  “看好”的股东,以及像雪球一样的欠款

  潮流暗涌中,相比远去的消费者和忐忑的蔚来工作人员,股东们看上去还比较淡定。

  9月25日,记者向腾讯、百度咨询如何看待蔚来目前现状,均答复“不予置评”,不过查阅资料发现,蔚来前三大股东都用实际行动予以支持。

  9月5日,蔚来宣布第一大股东腾讯、第二大股东李斌将各自认购本金1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,债券分割为两期:第一期期限为360天,0利息,到期支付本金2%的溢价;第一期期限为3年,0利息,到期支付本金6%的溢价。

  第三大股东高瓴资本力挺幅度更大。高瓴资本最新数据显示,第二季度增持蔚来2061.85万股,持股数量达到4193.83万股,上演了翻倍式增持。

  另外,百度、京东等重要股东并未减持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尽管蔚来股价不断走低,但看好机构家数非但没有减少,反而增加在逐步增加。蔚来2019年Q2财报显示,相比第一季度,机构家数增加了52家,机构持股总数由2.792亿增加至3.789亿,持股比例由26.57%增加至36.06%。

  蔚来的股东信息

  “这说明蔚来在资本市场并未走到悬崖边缘。”一名私募人士称。

  从这个角度来看,这也许是9月25日晚,李斌要将NIO Power拆分、独立融资,以此反哺蔚来的信心所在。

  此前,有相关消息显示,拆分后的NIO Power将寻求在今年Q4完成独立融资,规模在数十亿元左右。该项目由李斌,以及蔚来总裁秦力洪、蔚来汽车电源管理副总裁沈斐等人牵头,或将在未来2个月内上线独立APP。

  不过,显然,这能否拯救蔚来仍然要打一个大问号。原因很简单,与蔚来的汽车运转一样,充电服务体系的建设,依旧要背负巨大的资金、运营压力。

  不过,相比乐观的股东,担心的是蔚来供应商。相关数据显示,蔚来在主要零部件上都选择了主流的供应商,而且以合资企业为主。

  今年8月,蔚来一级供应商、专注中高端汽车铝压铸件的文灿股份(603348,股吧)被投资者询问,蔚来欠公司多少应收账款,文灿股份董秘答复:“截至2018年底,公司对上海蔚来的应收账款约为3800万元。”

  此外,截至发稿,科大讯飞(002230,股吧)、宁德时代(300750,股吧)未回复相关问题。不过,有不愿透露姓名的一级供应商表示:集团高层已注意到了蔚来目前种种不利局面,并且专门召开了几次会议进行讨论,“以防万一”。

  相关数据显示,蔚来欠供应商的货款,目前由第一季度的19亿元上升到第二季度的21亿元——如果欠款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,本就巨亏数百亿的蔚来,还会有偿还能力吗?又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?

  或许,到了那时。人们又会再次提起,当初贾跃亭乐视帝国崩盘的故事。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i黑马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

版权声明:
1.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2.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3.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。

资讯
娱乐
体育

城市生活
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服务条款 | 法律声明 | 商务合作 | 诚聘英才 | 法律声明 | 联系我们
工业和信息化部ICP备案许可证编号:ICP备13067700号 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QQ咨询:1551752977
Copyright © Cn.HenNews.com Inc, all rights reserved.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华南网观点。刊用本网站稿件,须经书面授权。